13990806236、15775966603 在线留言
联系电话:13990806236(微信同号)、15775966603
联系人:陈律师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总商会大厦A区12楼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
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更新时间:2020-09-23 15:55:40 字号:T|T
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高新支公司、范小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3民终41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高新支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高新区科园二路10号1栋1单元13层2号。
负责人:胡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万红星,男,汉族,1990年9月25日出生,四川省乐至县人,系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文超,男,汉族,1979年5月29日出生,四川省万源市人,系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范小勇,男,1985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南部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明全,四川义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仕益,男,1981年6月20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南部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充市顺运运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南虹路四段72号南虹小区1幢1单元5-3号。
法定代表人:程发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湘四川绸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高新支公司(简称鼎和财保)因与被上诉人范小勇、杨仕益、南充市顺运运业有限公司(简称顺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法院(2019)川1321民初43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鼎和财保上诉请求:一、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杨仕益驾驶车牌号为川R×××××号的重型半挂牵引车,发生交通事故时杨仕益驾驶证正处于增驾A2(实习期)。南部县公安局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仕益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范小勇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庭审过程中,驾驶员未出庭应诉,无法核实驾驶员相关信息,根据保险合同,驾驶员在实习期内驾驶公共汽车、营运客车、或者执行任务的警车、载有危险品的机动车或牵引挂车的机动车不承担赔偿责任,故一审判决未对驾驶员的驾驶证基本情况核实,系认定事实不清。
范小勇辩称,鼎和财保现以一审中认定的事实提起上诉,违反禁言与诚实信用原则,不符合法律规定;交警大队进行现场勘察时以及在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并未将杨仕益认定为车辆驾驶员。
杨仕益称没有答辩意见。
顺运公司辩称,一、鼎和财保对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未尽到提示、明确说明义务,该条款对被上诉人不发生效力;二、交警大队进行现场勘察时以及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并未将杨仕益认定为车辆驾驶员,发生交通事故时车辆正停放在路边清洗,未处于驾驶状态,不属于驾驶牵引挂车的情形,此次事故发生是由于范小勇因操作不当,撞上川R×××××车辆,与驾驶员是否具有驾驶资格没有关联性。
范小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杨仕益赔偿范小勇残疾赔偿金、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续治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190,000余元,鼎和财保在保险合同责任内对范小勇承担直接赔偿责任;2、精神抚慰金在强制责任险中赔偿;3、诉讼费由杨仕益、鼎和财保、顺运公司承担;4、顺运公司与杨仕益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一审查明:2019年1月28日,范小勇驾驶川R×××××号二轮摩托车,由南部县南隆镇老君山村至南部县向阳小区方向行驶,行驶至南部县南隆镇枣儿乡老君山7组路段,遇杨仕益在道路上对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进行清洗,将道路路面基本占完,范小勇驾车经过该路段时与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相碰后侧翻于路外坎下,造成范小勇受伤及车辆局部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范小勇于2019年1月28日被送入南充果城骨科医院治疗至2019年1月30日,住院3天,出院诊断:左胫腓骨上段粉碎性骨折。出院医嘱:院外继续治疗;尽早手术。2019年1月30日,范小勇被送入南充市中心医院治疗至2019年3月1日,住院30天,出院诊断:1、左胫骨平台骨折;2、左腓骨头骨折;3、左下肢广泛软组织损伤;4、左膝外侧半月板损伤。出院医嘱:出院后每隔2-3天伤口换药一次,出院后7-10天根据情况拆除左膝内侧伤口缝线;门诊随访,出院后1、2、3、6、9、12月复查X片,根据复查情况决定下地负重时间;加强营养,加强护理。范小勇受伤后花去住院医疗费70676.59元(住院医疗费1941.11元+住院医疗费68735.48元),门诊医疗费276.84元。2019年3月8日,南部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第51132112019000003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仕益将车辆停放在道路上清洗,将道路路面基本占完,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范小勇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操作不当,是造成事故的次要原因,确定杨仕益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范小勇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2019年5月21日,受范小勇委托,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以华科所[2019]临鉴字南充第05012号鉴定意见书对范小勇的伤残等级、继续治疗费、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作出鉴定意见:1、范小勇左膝关节功能丧失29.63%,左膝关节功能丧失25%以上,评定为十级伤残。2、护理时限按1人护理90日计算。3、营养时限酌定60日。4、误工时限按180日计算。5、继续治疗费酌情认定为15000元。范小勇交纳鉴定费2600元。另查明,范小勇系城镇居民家庭户,于2013年9月28日生育一子范承翰。杨仕益系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事实车主,该车挂靠顺运公司经营,顺运公司将该车在鼎和财保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还查明,事故发生后,杨仕益垫支医疗费10000元,鼎和财保垫支医疗费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顺运公司、鼎和财保对范小勇受伤的事实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公安交警部门认定范小勇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杨仕益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定性准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据此,一审法院确定范小勇承担30%的责任,杨仕益承担70%的责任;杨仕益将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挂靠到南充顺运运业公司经营,顺运公司对杨仕益应赔偿的部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于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鼎和财保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保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的规定,鼎和财保首先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部分,由范小勇和杨仕益按照过错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对杨仕益应承担的其余赔偿责任部分,鼎和财保应按照商业保险合同约定承担赔偿责任,并直接向范小勇赔付。杨仕益垫支的医疗费10000元、鼎和财保垫支的医疗费5000元应在本次赔偿款中扣减。范小勇主张按照四川城镇全部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误工费31915元(64717元÷365天×180天),范小勇庭审中陈述其在四川拓首腾贸易有限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工资由基本工资和销售提成组成,为此,范小勇提交了四川拓首腾贸易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及加盖该公司印章和财务专用章的误工证明、部分银行交易流水明细清单拟证明其主张,范小勇提交的证据不能充分印证其实际收入,其主张的标准过高,一审法院认定误工费按照统计部门公布的四川省上一年度相似或相近行业平均工资计算,即2018年度批发和零售业平均工资50813元计算,其误工费为25057.8元(50813元/年÷365天×180天)。范小勇主张住院医疗费及门诊医疗费共计71011.43元,范小勇提交的门诊票据中金额为58元的项目名称为复印费,一审法院对该笔金额不予认定;范小勇庭审中提交了其于2019年8月8日在南部县陵江骨科医院进行治疗的医疗费137元,由于该费用产生在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对范小勇的继续治疗费进行评定之后,因此,一审法院对范小勇该笔医疗费用不予认定;一审法院认定范小勇的医疗费为70953.43元(住院医疗费1941.11元+住院医疗费68735.48元+门诊医疗费276.84元)。对范小勇请求的赔偿数额及标准,一审法院根据法律规定及本案实际作以下认定:1、根据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一审法院对范小勇主张的残疾赔偿金66432元(33216元×20年×10%)予以认定,对范小勇主张的被抚养人生活费15264.6元(23484元×13年×10%÷2)予以认定;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共计81696.6元;2、范小勇的医疗费为70953.43元,范小勇及顺运公司与鼎和财保就医疗费自费部分扣除比例未达成一致意见,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一审法院酌定按15%予以扣减即医疗费自费用药金额为10643.01元(70953.43元×15%),纳入保险理赔的医药费为60310.42元(70953.43元-10643.01元);3、范小勇主张继续治疗费15000元,根据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一审法院予以认定;4、范小勇主张护理费15300元(170元×90天),根据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一审法院予以认定;5、范小勇的误工费为25057.8元;6、范小勇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990元(33天×30元/天),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认定;7、范小勇主张营养费1800元(60天×30元/天),根据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一审法院予以认定;8、范小勇主张交通费500元,范小勇的证据不能支持其主张,根据其就医的实际情况,一审法酌情认定交通费为300元;9、范小勇主张精神抚慰金5000元,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认定;10、范小勇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90元,结合范小勇的实际损伤及其提交的证据,一审法院予以认定。综上所述,对范小勇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四十二条、******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一审判决:一、范小勇受伤后的医疗费10000元、残疾赔偿金74610元、护理费15000元、误工费15000元、交通费300元、残疾器具费9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共计120000元,扣减鼎和财保垫支的5000元,由鼎和财保在交强险限额内向范小勇赔付115000元;二、范小勇的其余医疗费60310.42元,继续治疗费5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90元,营养费1800元,残疾赔偿金7086.6元,护理费300元,误工费10057.8元,共计85544.82元,由杨仕益向范小勇赔付70%即59881.37元,顺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鼎和财保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直接向范小勇赔付,其余费用由范小勇自行负担;三、范小勇的医疗费自费药品费10643.01元,由杨仕益向范小勇赔付70%即7450.11元,顺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余费用由范小勇自行负担;四、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费2600元,由范小勇承担780元,余款1820元,由杨仕益向范小勇赔偿,顺运公司对杨仕益承担的费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上述一、二、三、四项品迭后,扣减杨仕益垫支的10000元,由鼎和财保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范小勇赔付174151.48元(115000元+59881.37元+7450.11元+1820元-10000元),向杨仕益赔付729.89元(10000元-7450.11元-1820元);六、驳回范小勇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080元,减半收取计2040元,由范小勇负担612元,杨仕益负担1428元,顺运公司对杨仕益负担的费用承担连带责任。
本院二审期间,鼎和财保、顺运公司依法提交了证据。顺运公司申请证人文某出庭作证并得到本院准许。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无异。另查明,在本案事故发生时,杨仕益驾驶证正处于增驾A2(实习期)。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之规定,本案二审围绕鼎和财保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
本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杨仕益被认定为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范小勇被认定为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发生本次交通事故时,事故车辆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鼎和财保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鼎和财保应在承保责任限额内依法理赔。虽然根据鼎和财保出示的驾驶证,证实发生本案事故时杨仕益驾驶证正处于增驾A2(实习期)。但根据证人文某证言、南部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现场勘查笔录、询问笔录等证据,2019年1月28日,川R×××××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停靠后,杨仕益对该车辆进行清洗至事故发生。事故发生时,该车辆处于静止状态,杨仕益并未驾驶该车辆。鼎和财保的证据也不能推翻上述事实。因此,本案事故不符合事故车辆投保的保险合同中规定的免责情形,鼎和财保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鼎和财保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80元,由上诉人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高新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龚 莉
审 判 员  熊 东
审 判 员  张梓欣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张孙昊
书 记 员  吴俐静